简介: 她对他一见钟情,献上自己解他之毒,却闹出“人命”,只得远遁别庄。五年之后,一道赐婚圣旨当头砸下,未婚夫正是他,她不想嫁。白月笙:你想抗旨?抗旨可是要杀头的!华阳王白月笙得了失眠症,只有抱着蓝漓才可以睡到自然醒,可睡着睡着,那症状没有半分缓解,反而越发的厉害只要看不到她,就肝火上头,躁动难安,食不知味,夜不成寝,还老出现幻觉。太医曰:相思症。白月笙只好将蓝漓绑在身边,分秒不离,还咬牙切齿。“你定然对本王下了什么迷魂药。”“什么药?说好的放妻书,到底还能不能算数。”白月笙冷笑:“算数,怎么不算,你走吧。”看着抱走儿子的男人背影,蓝漓气得跳脚。走?扯淡。小包子:爹爹,放妻书是什么?是娘亲不想要你的意思吗?白月笙:……是一种夫妻情趣,你小孩子家的不懂。小包子:上次我看到陆伯伯陆伯母抱在一起,伯伯也说是情趣,然后很快伯母就生了一个妹妹……白月笙:……小包子:我也想有弟弟妹妹……第二日,浑身酸痛起不了床的蓝漓泪流满面,这儿子到底是不是亲的?!“那件事情我是不会答应的。”“阿笙,我喜欢你。”“……”“我爱你。”“你这女人从哪里学来的?!”“你爱不爱我?”白月笙长叹一声,只因她说喜欢,他就已经没了底线,再说爱,他可怎么活?男主冷峻腹黑,女主人淡如菊,先婚后爱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