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叶宜让聂慎一路拎到他的车边,然后被粗鲁地塞进副驾驶。

  聂慎站在车外直起身,手扶车门,对着驾驶座上目瞪口呆的司机道“下车。”

  他的声音里隐有怒意。

  司机很少见到他情绪波动这样大的样子,慌里慌张地下了车,又站在路旁,看着聂慎面色阴沉地坐上驾驶座,又重重拉上门,隔绝了外界所有偷偷好奇或窥探的目光。

  叶宜是被他骤然的发作吓了一跳。她被他塞进车里,以为马上就会有一场飙车。她很怕死,赶紧哆哆嗦嗦拉好安全带。然而等她正襟危坐全身戒备好了,坐进驾驶室里的聂慎却捏着方向盘,不知是发呆或是什么,面容紧绷,沉默如刃。

  叶宜觉得聂慎这猜不透的样子比他发一顿火还可怕——她有点后悔为争一时闲气故意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了。

  她抓紧了胸前的安全带,像是将它当做盾牌挡在身前似的。口中讷讷地道“聂先生,对不起。我不该惹你烦心……”

  她的声音低而微微沙哑,很迷人,却又仿佛带着些因不得不道歉而生的委屈,让聂慎烦躁到了极点——

  她就连说话都让他心神不宁!

  聂慎握着方向盘的手下意识地收紧,用力到骨节泛白。

  她故意在他跟前招摇,作死一般地挑战他的耐心。

  然而他对她简直称得上心慈手软。就像是内心里隐隐有一股力量,在阻止他去伤害她。

  聂慎更知道这件事已经引起众人注目,并在耳口相传中成为东都的奇谈一桩。

  他不屑向外人解释任何事。但他渐渐感到害怕。害怕这个女人对他与日俱增的影响力。

  而那个女人还在他耳边絮絮不休,让他几乎头疼欲裂“是我自己钻牛角尖,给您的生活造成了困扰……”

  是的。

  困扰。

  聂慎漠然地启动车辆,一脚油门到底,发动机骤然咆哮如怪兽,车身如离弦之箭,瞬间冲进夜色里。

  叶宜霍然瞪大眼睛。两手死死抓住车门扶手,迎面而来的剧烈推背感让她的心都快跳出喉咙口。

  这个速度,聂慎是不是疯了!

  她怕刺激到他,死死忍住尖叫的冲动,直到耳边响起一声尖利的刹车,车身骤然停住,她整个人向前窗玻璃扑去,又幸而被安全带拉回来。

  仿如死里逃生,叶宜软在座位上冷汗尽出。

  而聂慎一言不发,摔门下车。

  门关上的声音震天响,叶宜整个人都抖了一抖。然后她听见车外隐隐传来海潮的声音。

  她一怔。轻轻推开车门,也下了车。

  海风带着海水的气息劈头盖脸扑到她脸上。夜色中的大海黑暗得无边无际。

  而那个男人站在海岸上,怔怔望着大海深处。

  他的背影看起来那么悔恨,又那么孤寂。

  叶宜怔怔地看着,眼泪就掉了出来。

  身体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叫嚣,疼得蚀心蚀骨。

  她紧紧按住心口。那里全是酸楚,又有涨痛。。

  她觉得自己爱上那个男人了。或者说,她所不知道的,是她的身体从来没有忘记过爱他。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