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本来于众人而言,这是难得的与聂慎攀谈的机会。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,聂慎心情不太好。或者说,情绪很差。

  他坐在圆桌的首席。神情漠然,眉眼冷淡。只有宴会的主人与他说话的时候,他才偶尔简短应上两句。

  于是没有人敢上前打扰他。

  聂慎喝了一点酒。他出门去透气。

  酒精让大脑麻木。

  他站在悬空的走廊,春夜的风带着花园里花草的芬芳,暖融融地扑到他面上。

  他点燃一支烟。思想空茫。她离开后,他抽得很厉害。好像只有这微微辛辣的气体,才能给自己麻木不仁的精神一点刺激。

  他听见手机响。拿起来看,是司机心翼翼的短信:聂先生,今晚回家吗?

  回家。

  没有她,算什么家。

  住哪里都无所谓了。

  聂慎给他回一个字。不。

  这酒店楼上有他的长年包房。

  他回过身,打算上楼去。

  身后却有高跟鞋踩在地面,由远及近的声音。

  那声音在离他数步之遥时骤然顿住。然后有一个女人又惊又喜的“咦”一声。

  “聂先生?”她试探着问。

  聂慎漠然地转过身。

  他现在没有心情。来人最好祈祷她确有要事找他。

  然而在第一眼看见那人的时候,他整个人死死定住了。

  如遭雷击。

  来人站在夜色与霓虹灯光的交界处,那窈窕柔顺的身影熟悉到像是一刀一剑刻在他的心里。骤然出现在这光影之间,恍如隔世。

  桃绯。

  是她回来看他了吗?

  “你……”聂慎向前一步,整个人又站住了。像是怕惊破了这场幻梦,不敢触及。只是向着她伸出手,哑声唤她。

  夜风过去,带来一点聂慎身上的淡淡酒气。

  叶宜眨眨眼睛。

  她今天过来,与潜在的未来商业伙伴会面。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今天没拜会到的聂慎,赶紧上前叫住他。

  更没想到聂慎好像醉了,见到她时的表情,是不可置信而又狂喜,是悲伤而又澎湃,看得叶宜心里一阵酸楚。

  他将她当成谁了吧。

  “聂先生。”她再次招呼,抬步向前,走到了光明处。

  聂慎的心直直地往下沉。

  灯光在这一刻照亮了来人的面容。

  美到绝艳的五官,却不是桃绯。

  连声音都不像她。

  除了那身影——就是那身影骗了他。

  而那个女人眼睛里还闪着惊喜的光,像以前那些所有在某方面模仿桃绯,然后拼命接近他的女人。

  她是装得最像的一个。

  聂慎的心里升起难以遏止的愤怒。

  是让他骤然燃起希望而又迅速打入无底深渊的愤怒。

  敢骗他的人,就该有下场凄凉的觉悟。

  然而……他死死盯着她。

  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,在阻止他下手?

  最终,聂慎狠狠掐熄了烟,转身离去。离去前漠然而警告的一眼,像一盆冷水,将叶宜浇得灰心又莫名其妙。

  她哪里得罪他了?

  又没能自我介绍成功!

  叶宜气到磨牙。

  继而又觉得方才因为与合作伙伴讲太多话的喉咙开始火辣辣地疼。

  她的声带在三年前的那场事故里受到损害,不光让她声音变化,还让她的喉咙受不得疲累。

  她很遗憾。

  虽然人人都说她现在微带沙哑的嗓音迷人得要死。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