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叶宜从医院里醒来,到现在已经三年了。

  她不记得过去的所有事情,直到有人来将她接到一个姓叶的豪富之家。

  据说,她是叶家的大姐。

  据说,她遭遇了一场严重的事故,因此失去了记忆。

  她有一位坐在轮椅里的父亲,叶家的主人,叶近山。

  大概是失忆的缘故,她对这位父亲并没有很亲近的感觉。而她的父亲也差不多是一位严父,对她着力培养,要求很高,但生活上两人很少交集。

  她单独住在市中心的高级公寓,每周末会回叶家一趟,与叶近山共进晚餐。

  “你以后是要继承叶家的。”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,她与叶近山分别坐在条桌的两头,面前摆满珍馐,叶近山这样对她感慨。

  然后又提醒她:“我们有一个仇家,姓冯。”

  最后,他的声音里有掩不住的恨意:“我对你要求这样高,也是希望你以后能替我争气,能打垮冯家。”

  叶宜就点点头。

  大概是失忆的缘故,她并不知道自己家和冯家因为什么而产生了过节。但想起冯家,她确实会从心底产生不喜欢的情绪。

  “我会的。”她答应。

  她低着头吃饭,于是没有注意叶近山那仍然英俊并富有中年男性成熟魅力的脸上,浮起了一种近乎残忍而诡谲的笑意。

  “你最近还头疼吗?”他以父亲的关切问她。

  “有时候还会。”提到自己的头疼,叶宜烦恼地皱起眉。据说是那场事故的后遗症。她每半年会去叶家的医院治疗一次。

  “是不是又该治疗了?”叶近山问。

  “是的。下周。”叶宜算了算时间。

  “好,”叶近山道,“你这次治疗结束后,回国出一趟差。”

  “做什么?”叶宜好奇。

  这是她在叶家公司里学习和实践了三年后,叶近山第一次派她出差。而且是回国这么长距离的事情。

  “叶家打算在东都设立分公司,”叶近山道,“你去负责。”

  东都啊。

  这座国际大都市极为着名。虽然她从未去过,但心里总是有好感的。甚至在这好感里面,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隐隐伤感。

  她不懂为什么。

  所以,也许去看看就知道了。

  “我会完成任务的。”她向叶近山保证。并且在叶近山脸上看见了鼓励般的微笑。

  晚饭后,她向叶近山告辞。

 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外,叶近山脸上的笑意消失,表情阴鸷下来。

  管家从暗处走出,推着他的轮椅进电梯:“先生。您这样派她回东都,不怕她触景生情,恢复记忆?”

  “她下周不是要去治疗头疼吗,”叶近山漫不经心地道,“你通知医院,加大对她的催眠力度。”

  让她彻底想不起任何往事。

  而且,让她继续产生对冯家的厌恨情绪。

  “冯君展,”叶近山的面孔在电梯厢白泠泠的灯光下,渐渐渗出森寒的恨意,“被你自己的女儿弄垮,不知道会是什么感受?”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