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然后是乍起的人声喧哗,和一声凄厉的女人喊叫。

  “绯绯!”

  绯绯?

  这声音很熟悉。

  是林素光吗?

  她为什么要叫桃绯的名字?

  那些人又在慌慌张张地喊什么?海上游艇爆炸?人在游艇上?

  聂慎觉得自己被那爆炸声炸得有点懵。他捏着手机,愣愣地问:“谁出事了?”

  听筒那边是却是冯飞光骤然一窒的呼吸,和仿佛是手机被重重甩在地上砸出的巨响,再然后,就只有信号中断的滴滴声了。

  聂慎握着手机,愣了半晌。

  聂家的安保主管站在一边,沉默地等待他的下一步命令。

  上山,救聂夫人。或是去港口,找桃姐。

  他没有等太久。

  聂慎将手机放回身上,声音平静地道:“上山。”

  安保主管惊异抬头。

  电话那边的声响如此巨大,连站在旁边的他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桃姐出事了!

  聂先生竟然毫无触动?

  安保主管只当聂慎情急之下说错话,于是没有动弹。

  却见聂慎向他看过来。仍是淡得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容:“没听见?”

  一如既往。和安保主管所见的聂慎所有处理公事时的表现一样。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他的判断。而也不能有任何人可以违逆他的决定。

  安保主管悚然。

  “是!”他立定,领命。

  大抵是,既然桃姐已经救不回来了,至少聂夫人还要保下来。

  非常理性的选择。无可挑剔。

  到底是永远不会有弱点的聂先生啊。

  …………

  上山的路不难。

  路上有一些阻碍,是聂熠安排的人。但既然已有提防,解决起来很容易。

  太阳还未西沉,他们就已到了那间废弃的木屋外。

  为了不惊动里面的人,他们没有选择靠近。

  安保主管透过污脏破损的玻璃,能看见隐隐晃动的绑匪身影。他计算着狙击的角度和距离,认为从远处一击毙命的胜算很大。

  他准备向聂慎报告。并且看到聂慎波澜不惊的面孔时,想着他一路上山的平静。

  聂慎却一言不发,一个人往木屋去了。

  安保主管惊到瞪大眼睛。

  疯了!

  木屋有炸弹!

  之前桃姐在电话里喊的那一声,连一旁的他都听见了。

  聂先生不可能不知道。

  进去屋里,等待他的只有死亡。

  他怎么能用这么冷静的态度,做这么荒谬的事情?

  安保主管冷汗如浆。

  他这才明白过来,聂先生这一路的异常,并不是漠然或镇静,根本是想同归于尽!

  聂慎继续往前走。

  毫无防护。

  他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荒旧木屋,心情异常平静。

  桃绯在爆炸中死去了。

  都是他害得她被绑架,又没有去救她。

  她一定很生气。以她的个性,肯定会狠狠喝上两大碗孟婆汤,然后把他忘得干干净净。

  聂慎轻声笑了。

  他也被炸死,还来得及在黄泉路上找到她吧?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