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就算她失望,她委屈,她难过得快要死了,也绝不肯让这个罪魁祸首得意。

  而我们的事,这四个字对聂熠似乎是一种刺激。

  他跳起来,脑门上青筋暴凸:“我们!我们!每个人,每个人都在巴结他,讨好他,都想当他的狗,都想跟他成我们!”

  他因过度的愤怒和激动而双目充血赤红。桃绯全身心警惕地看着他疯狂挥舞手中的枪,只觉得有一种随时走火的危险。

  然而聂熠又像是想到某事,突然冷静下来。情绪的骤然变化让他脸上的表情来不及调整,因而显出一种滑稽的阴森来。

  “没关系啊。”他格地笑了,“反正他要死了。”

  他满足地看着桃绯霍然睁大的眼睛:“他为了救他妈会上山。但是那屋子周围已经都埋了炸药!哈,哈!等他过去了,就一起炸死!”

  “到时候,”聂熠迎着仓库天窗透下来的阳光,张开双手,闭上眼睛,像是迎接一个来自天国的拥抱,“一个大烟花,砰!”

  这是个疯子!

  桃绯的心直往下坠。整个人从内到外地发冷,像浸在冰天雪地中。

  她盯着聂熠陶醉的背影,绑在背后的双手开始竭力挣扎,试着摸索周围有没有足够锐利可以割开绳子的东西。她要想办法逃,她必须得警示聂慎!

  可是,没有,没有!这个仓库空空荡荡,只有冰冷空旷的水泥地板,和在远处角落因疼痛而呻吟的女佣。

  而聂熠已经掉回头来,面上闪着奇异狂热的光:“到时候,聂家就是我的了……桃绯,你可以跟我了。”

  桃绯惊愕到凝固。他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吗?

  “我知道我在干什么,”而对方格格地笑,“我挺喜欢你的……聂慎死了,你跟我,不亏。”

  桃绯心头有瞬息的冷笑。真有那一天,她会报警,也会报仇!

  “你别想那么多,”聂熠来到她面前蹲下身,与她平视,“到时候,你总要考虑你女儿怎么平安长大吧?”

  桃绯攸地瞪大眼睛。然后挣扎起来,是恨不得扑过去撕咬他的目眦尽裂:“聂熠,你把澜怎么样了!”

  聂熠嘻嘻一笑:“现在还没有怎样……不过,等我入主了聂家,是想把她怎样,就把她怎样了。”

  不,不对。

  还有一个障碍。

  聂熠喃喃呓语。

  他看一眼恨得几乎眼里滴血的桃绯。

  还有一个障碍。她妈妈。

  她妈妈可是跟冯家家主勾勾搭搭的,要是找冯家来作梗怎么办?

  虽然有点可惜……但还是死了好。

  死了,他做的所有事情才不会有在对质下揭穿的一天。

  聂熠站起来。摸出手机。开始拨打李强的号码。

  李强的手下现在应该已经绑到林素光了。

  就让他们弄死她,一了百了吧。

  然而往常一响就接起的电话,在今天打了三遍依然不通。

  机械重复的冰冷铃声听起来像报丧的钟声。

  聂熠皱起眉头。心头渐渐浮起不好的预感。

  他挂了电话。想了想,不情不愿却不得不拨给那群外国雇佣兵的头领,那名瘦高外国男人。

  电话接通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