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“是呀,”李强嘎嘎地笑起来,“说得可轻松,杀人跟杀鸡一样。你现在是不是庆幸跟她离了,不然哪天枕头上掉了脑袋都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要杀谁?”聂熠不理会他的嘲笑。

  提起这个李强就火上了。

  “那贱货,蒙我呢。”他呲着牙破口大骂,“她先让我整死一个被她撞进医院的。然后扔我一张照片,让我想办法杀掉那个照片上的女人。”

  “呸!那贱货还骗我要杀的就是一个普通人……要不是聂二少你之前找我,我看过聂家那些人的照片,认出来那就是聂慎未来的丈母娘,我还真当傻子了!”李强犹在骂骂咧咧,“心肠可毒!”

  林素光啊。

  聂熠垂着眉头想。

  谢安妤深恨桃绯,却一定要先整死林素光,是为什么?

  还有那个她撞的人,又真的只是一个意外?

  “我说,”他打断李强,“我之前说的合作,你还在考虑?”

  李强呲着牙花子:“不是我不干,钱给到位了什么都干。只是我和我手下兄弟虽然贱命几条,但也想有命花钱……要在聂家头上动土,多少还是得有条后路。”

  那边兴致勃勃:“后路,有啊。现在不是就有个替罪羊吗?”

  李强来了兴趣:“谁?”

  “谢、安、妤。”聂熠一字一顿,阴气森森,“这现成的替罪羊不是送上门来了么!”

  “哦哟。”李强惊叹,“一个最毒妇人心,一个无毒不丈夫。”

  好一对狼心狗肺的狗、男、女啊。

  他嘎嘎地笑起来:“佩服,佩服。”

  “承让。”聂熠心平气和,反倒跟着笑起来,“你先假装答应谢安妤,把她稳住。那个医院里的也别急着杀……下一步怎么做,等我通知。”

  “你放心。等弄死了聂慎一家,我就是聂家的继承人。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李强倒是真心动:“可聂慎哪有那么容易死?”

  “外人当然拿他没办法,”聂熠坐在阴影里,将腿跷上桌子,仰面去迎阳光,“但内乱起来就说不定了。”

  谁让聂慎有个走火入魔的母亲呢?

  …………

  林素光下了车,微微皱起眉头。这些天,她偶尔会觉得有人在暗处偷窥她。但她回过头去,又只能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,没有任何可疑。

  如果说行迹鬼祟的,大概也就是那几个冯君展派来并远远跟着她的保镖。看她回头,马上站定了,一个个假装看天或者看树。

  林素光:“……”

  都是些戏精。

  如果不是和冯君展现在的关系不明不白,她大概会觉得冯家的这些下属很可爱。

  甚至可能会请他们喝杯水。

  但现在自己都心力交瘁,也只好无视了。

  但总是有一些好事,能让她暂时忘却烦恼的。

  她走进婚纱店。

  “外婆!”澜好久没见,跟个炮弹一样冲上来,抱着她不撒手。

  “哎呀,姐,”这家婚纱店是聂氏旗下,员工们都知道这个姑娘是&bss的亲生女儿,一个个追着她笼络,“您跑热了吗?要不要喝果汁?”

  又满面笑容地上来奉承林素光:“您一定是林女士了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