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他发动汽车。黑色的车身如离弦之箭,飞快地驶上马路。

  “你是要去我家?”林素光惊愕。

  “是,”冯君展眼望前方,“澜要回聂家,所以,我可以住过去了。”

  他不想再每个白天与她露水姻缘,像个见不得光的情夫。然后她干净利落地回到自己家,留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等着夜晚过去。

  他要登堂入室。与她朝夕相对。像世间所有的情侣一样。

  林素光听着他打电话吩咐下人将他的随身物品送去她家里,双手将胸前的安全带捏到几乎变形。

  “冯君展,你有病!”

  冯君展挂断电话,笑了。

  她向来文雅,这是她气到极致后能骂出的最狠的话。

  “是,我有病。”他干脆地承认。

  如果爱她是一种病,他病入膏肓。

  …………

  谢安妤趁着夜色,将车开到就林素光楼下。

  她抬头去数楼层,然后发现林素光家的窗户一片漆黑。

  “又没有人。”她气得一拍方向盘。挫败感深深噬咬着她的心。

  王一娜那个废物。不光没整死桃绯的女儿,反而让他们父女相认!

  而她谢安妤辛苦算计,却白给人做嫁衣裳!

  她怎么甘心。

  既然桃绯女儿那里走不通,那她母亲那里呢?

  谢安妤着了魔一般,想要找出林素光哪怕一点点破绽。

  然而林素光家里总是没有人。谢安妤恨得咬碎了牙,又等了半天,到底不甘不愿地打算调头回去。

  一个在楼下畏畏缩缩徘徊的身影恰恰映入她眼帘。

  谢安妤眯起眼,借着路灯的光线,辨认着那张似曾相识的脸。

  呵!

  她看见了谁?

  林音那个贱女人的母亲!

  之前她在澳洲,林音和聂慎的绯闻传得满天飞,她当时不甘心,找了些林音的资料来看,里面就有那个人得志的林母。

  她在这楼下干什么?

  谢安妤直觉地隐隐激动。她索性将车开过去,在林母身边停下。

  “林太太。”她降下车窗招呼。

  林母霍然一惊。自从林音一败涂地,树倒猢狲散,再没有一位贵妇人肯招呼她一声林太太。

  而面前这位开着豪车,通身气派的漂亮女人,让林母自觉矮了三分。“您是?”她谦卑地问。

  谢安妤便知道这人已初初被自己震住。她微笑,让语气谦和:“我叫谢安妤。”

  啊。

  林母瞪大眼睛。

  虽然她已离开上流社会,但谢安妤的名字还是如雷贯耳。

  曾经的第一名媛,聂家二太太,离婚后却攀进了冯家。当前的东都,除了拿下聂慎的桃绯之外,最风光的便是这位冯家义女了。

  “谢姐,您好,您好。”林母只差鞠躬。

  谢安妤笑:“您在这里做什么呢?”

  林母讷讷。

  她能说她家快破产,只好以嫂子身份来找林素光求得救济吗?

  她有些羞惭,然而面前这位谢姐的目光,和善中却仿佛有一种隐隐的凶狠,让她不寒而栗。

  “我来找我丈夫的妹妹。”她呐呐地说。

  谢安妤的手指扶着方向盘。

  林父的妹妹?

  林?

  “林素光?”她脱口而出。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