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“快道歉!”园长气急败坏地拽了一把澜。又对着罗太太点头哈腰地道不是。

  澜倔着脖子:“她先该为打我道歉!”

  “你!”园长气结,手抖抖指着澜。

  本来因自己后台到了而神气的罗贝贝眼看情况不好,转眼嘴一扁又尖声哭起来。

  一团鸡飞狗跳。

  罗太太气红了眼睛:“我要撤了给你们的赞助!”

  园长大惊失色:“罗太太,罗太太。我们这就开除她!”

  班主任日常和澜相处,实在舍不得,当下便急了:“园长,您再考虑下……”

  “住口!”她的话被园长粗鲁打断。

  而远远近近围着的一群孩都骇得叫起来。

  开除啊。

  听起来是好可怕的事情。

  澜默不作声,掉头就走。

  罗太太面孔紫涨,说话间脸颊的肉都在抖:“让她回来!开除也要道歉了才走!”

  眼看一个倔,一个横,园长急得没法,几步跨上前,一把抓住澜胳膊,在她的挣扎里又是威胁又是哄:“我们就是说句话,道个歉就好……你总不想这事闹到你家长那里吧?”

  想到林素光,澜顿了顿。

  这几天外婆都在医院里陪护。要是园里去通知她,妈妈一定会知道。妈妈现在身体又在关键时候……

  澜垂了脑袋。

  园长见她动摇,心头一喜,连哄带劝拉着她往罗太太那里去,又谄笑着对这位盛气凌人的贵妇人道:“您看这个……”

  他只以为这事就这么了结,却不料罗太太是得了胜利更不会不收手的性子,当下从鼻孔哼一声,用眼角余光瞟着面前那个丫头。

  “你倒提醒了我。”她对园长说,“家教这么差,是家长没教好。得让她家长来给我道歉!”

  澜霍地抬起头。

  那兽一样凶悍的目光倒把罗太太吓了一大跳。她差点退一步,俄而发现自己竟然这么不争气,恼得拍大腿:“让她家长来!让她家长来!”

  罗贝贝站在一旁,拽着她母亲的衣角也叫:“叫家长!叫家长!”

  园长只得回头叫班主任去打电话。

  班主任想起那个美丽温雅的林素光,犹豫地摇了摇头。

  园长不耐烦,劈手夺过她的手机,就要调出家长电话。

  “等一下!”从刚才起就默不吭声的澜终于开口。

  她盯着园长的眼睛:“你拨这个号码。”

  她背了一串数字。

  她不想惊扰妈妈。

  那就找她那个血缘上的爸爸吧。

  不知道他那么忙,会不会接起一个陌生来电。

  如果他肯接电话,她就叫他一声爸爸。

  “这是谁?”园长一边拨号,一边皱起眉问。

  “你直接问他是不是我父亲,就行了。”澜不耐烦。

  众人都愕然。这是什么话?

  “嗤!”罗贝贝笑出声来,“到处认爸爸!”

  园长只当自己被耍,火冒三丈就要挂电话,却听得那边接了起来。

  听筒那边的人明明没有说话,园长却总觉得有种沉默的威压蔓延过来。他下意识躬起了背,照着澜的话鹦鹉学舌:“请问您是桃息澜的父亲吗?”

  那边似乎一怔,随后立即道:“是。怎么了?”

  嗬。

  那个女孩还真有爸爸!而且听声音,明显是上位者的气势啊。

  虽然不知道是谁,不过肯定是不能得罪的那种。

  园长飞快地盘算,决定事化了,哈着腰道:“没事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背后班主任响起一声凄厉的叫:“你是谁……澜!”

  园长吓得电话快抖掉,回头一看,是一个精神萎靡目光涣散的年轻女人,手上拿刀,挟持住了那个刚刚电话里谈到的姑娘。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