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没过几日,由于国内聂熠父母的催促,聂熠与谢安妤匆匆回国。临行的时候,聂夫人纡尊降贵,亲自到机场送他们。

  “安妤,”她殷殷握住谢安妤的手,仍是慈祥长辈的模样,“那天晚上盛姨有感而发,说得多了些,你不怪盛姨吧?”

  她是在表达歉意,微笑中却将谢安妤的伤口再一次拉开来。

  谢安妤恨得心口疼,但到底不敢表露于外,只低头垂目,温声细语道:“我知道盛姨是对我好。”

  她本就生得柔弱雅洁,近年来又生活不如意,时时忧思,眉间便常常笼着一层忧郁,整个人像一尊脆弱的水晶,我见犹怜。

  聂夫人上下打量,心中满意。这谢家小姐虽魅力不如桃绯,但另辟蹊径,在博得男人爱怜上倒未必会输。

  她笑盈盈地拍着她的手:“那就好。既然回国了,就好好过。有需要的……去找阿慎就是。”

  谢安妤的眼波闪一闪,温顺地道了声是。

  …………

  桃绯知道谢安妤回国的时候,正在拍聂氏珠宝的广告。

  此次聂氏珠宝旗下经典系列推出新品,公司内部高度重视,再加上代言人桃绯的国民度,颇有几位高管籍机来摄影棚探望。

  拍摄间隙,桃绯坐在角落休息。化妆师前来为她更换妆容,她闭着眼睛,任由化妆师在她脸上涂涂抹抹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在场高管的闲聊。

  “你是说,聂熠今天回国?”一个熟悉的名字忽然窜进耳朵,桃绯一震,霍地睁开眼睛。

  化妆师不妨她突然有所动静,一声惊呼,正在化的一笔便歪了出去。

  桃绯不好意思,忙表示歉意,一面着意留神那边的议论。

  “……可不是。虽说只在总部那边给了个闲职,但好歹是靠近核心层了,还不赶紧回来任职?”

  “这么说,以后都不会走了?”

  “还走什么,连家都搬回来了。”

  谢安妤回来了啊——

  桃绯心中掀起惊涛骇浪。

  “聂先生也很给面子了。派了自己的副手去接机。”那消息灵通人士犹在提供八卦。

  “聂先生宽宏啊!”旁人就感叹,“这是做给大家看,为聂熠撑腰了。”

  那边还在絮絮议论,桃绯却没有再听,只垂下眼睫,笑了一笑。

  聂慎倒未必是对聂熠宽宏。他此举是为谢安妤撑腰,倒还更有可能。

  到广告拍摄结束,已是夜间。桃绯回了大宅,聂慎今日参加商会晚宴仍然未归,她站在黑暗的房间门口,微微踌躇。夜色安静,她竟觉得这往日熟悉的空间里有种说不出的寂寥。

  终究是藏了心事了啊。

  她沐浴完毕,走到床边。想了想,又起身离开,来到窗下的贵妃椅前,裹了裹身上的浴袍,和衣躺下。

  聂慎回来的时候,一眼看到的便是女人倚在窗前昏昏欲睡的景象。窗户半开,秋夜的风带着寒气浸入,她衣着单薄,微微蜷起的背影更显得清寂,惹人怜惜。

  他皱眉,过去俯身将她抱起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