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如果说二十岁时的她是一朵清嫩的玫瑰,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传说中勾魂摄魄的海妖。

  桃绯知道自己的魅力所在。生育后她恢复得很好,身体的天然变化更是令她风情万种。

  就像此刻,她明显感觉到聂慎身体的紧绷,坚硬的轮廓下有一种不可遏制的力量正待喷薄而出。

  可他仍然坐着,姿势没有一点变化。他还在克制。

  桃绯心生淘气,伸出柔嫩的舌尖,小小地舔了一下他的耳垂。然后不出意外的,感觉到男人肌肉线条的瞬间贲张。

  下一秒天旋地转。等她反应过来时,身体已经深深陷进柔软的座椅里。聂慎覆下的身躯将她紧紧禁锢。她眼前一黑,唇齿已被强悍掠夺。

  呼吸渐渐艰难,桃绯勉力应付间,不忘想着——这算是,勾引成功了吧?

  就这么一瞬间的小差,或许已被男人感知。

  桃绯还有些昏头昏脑,却骤然感觉身上一冷。她错愕地睁大眼睛,看见聂慎抽身而起。

  **还在他眼底汹涌,却仍是回复了一丝清明。

  他双手将她死死钉在座椅上,居高临下盯紧她的眼睛。声音里还带着不可控的沙哑,但整个人已经冷静下来:“桃绯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  桃绯身体一僵。

  卧槽。这个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的。

  聂慎的目光太洞彻,桃绯心下略慌,掩饰地笑:“什么我想干什么?”

  她的表情矫饰得很好,但聂慎的双手能感觉到她身体在那一瞬间的的僵硬。他了解她。她一路作戏,陪酒,勾引投资人,不过是为了引他见面。然后呢?竟然引诱他。

  他的声音渐渐结冰:“我再问一次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  桃绯咬一咬下唇。男人太精明,真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呐。

  她心念如电转,已经有了应付的办法。此刻人躺在深色的皮革上,长长的卷发迤逦铺开,奇异地柔和了车里的冷硬内饰。

  她仰面对着聂慎,嫣然一笑:“被你发现了。是,我是有目的接近你。我已经浪费了很多年,我现在不想再蹉跎自己。我想进娱乐圈,我想出名……我想要你捧红我。还有谁比你更有本事?”

  她停了停,话音带上了一点点悲哀:“可是,我们曾经闹得那么不愉快,你怎么可能见我?”

  她声音渐低,眼圈慢慢发红,柔弱的声音在车里响起又消散,余音袅袅。

  聂慎没有说话,双手依然钉紧她的双肩。他居高临下,垂目看她,车外一路变幻的霓虹在他脸上投下阴影,神情不辨喜怒。

  桃绯试着抬起小臂,手指在聂慎的腰间画了一下圈圈。她小心地笑了笑,像是一只努力讨好人类的猫:“所以我才想办法勾引你……你不许吗?”

  聂慎的面上浮起一种复杂的神情,声音比眼神更冷:“允许你,然后让你再打掉我一个孩子?”

  桃绯面上一僵,然后睁大眼睛。眼神里是痛悔,是怨恨,也是不可思议他竟然会这样揭穿她的伤疤。她不顾聂慎仍辖制着她的身体,整个人剧烈挣扎起来:“聂慎!我为什么打掉孩子,你心里不清楚吗!”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